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仙女宫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08|回复: 0

[其他交流] 春潮带雨晚来急

[复制链接]

1132 小时

在线时间

54万

帖子

29

返现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24-4-2 22:38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春天万物复苏,长沙的油菜花已经开的漫山遍野,春风拂过,金色的海浪层叠蔓延。我们相识于网络,距离1千多公里,她还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应届生,当我看到她照片的第一眼,我就被她的清纯深深的迷倒,就好像李连杰遇到利智,我能体会那种忘乎所以、不顾一切的冲动。我在一家私企做项目管理工作,已婚,出差是家常便饭。平时灯红酒绿也习以为常,可能出乎你的意料,我不是一个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猥琐男,相反我会和公主,她床上我沙发坐到天亮。(我是不是变态啊?)但直到遇见她,国色天香、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、倾国倾城都不足以表达她的美。第一次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,心里说不出的冲动(我通过动态看了她的照片),就连敲击键盘的手都在颤抖,我不敢说的太离谱,生怕吓坏她而不理我。我们互相交换了照片,同意跟我继续交往。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,我们谈天说地,我们交换过往,谈论人生,和我聊天我只想她笑,只想她无拘无束的表达给我。长期的交流让我们有了爱的情愫,她对我也有了依赖。但是男人的占有欲是强的,不自信的我一直不敢跟她见面,担心见面后令她失望而失去她,但是老天也许另有安排。

  7月北方的早上就有点热了,刚洗完脸电话铃铃铃响起,接上级通知安排我去长沙管理项目,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城市。我高兴的谢谢,谢谢。电话那端被我整的莫名其妙。我不加思索打开微信告诉她,打字我都嫌慢,直接语音说,我要去长沙了,等我。然而却一直没等到她回复我的消息,我一会儿看一下手机,一会儿看一下手机,生怕错过她的回复,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,走路都差点掉沟里。心想会不会因为这个而失去她呢,直到快下班,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第六感告诉我,她回复消息了。确实,她发了几个哭的表情,终于等你来了,早上到现在手机放办公室一直没带(毕业后她做了一名教师),刚看到你的消息,又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。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高兴的手舞足蹈。终于踏上长沙的高铁,心蹦蹦蹦跳的厉害,和她约好过来接我,为了见她我也提前一天过来。

    经过近5个小时的漫长飞奔,动车终于稳稳地停下,长沙南站到了,走上月台,穿过人流,从站台到出口感觉路好长好长,从很远处我就在人群中寻找那张让我魂牵梦萦、日思夜想的清纯脸庞。我看见她了,走过出口离我大概20米,我驻足的望着,人流从我们身旁穿梭,但我们的时间好像定格,她穿着一双白色平底鞋,紧身牛子裤包裹着她那纤细的长腿,上身的白色短袖衬衣把她盈透的那么的清新脱俗。丸子头配合着精致的脸颊,站在人群中让不少过客回眸多看几眼。她向我奔扑而来,我扔下手上的行李张开怀抱向她跑去,她跳起来双腿夹住我的腰间,两胳膊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如果不是衣服相隔,我想我们能融为一体。我也紧紧的搂着她,不管世俗的眼光,不管道德的伦理,她现在是我的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。我猜这大概就是爱情该有的样子吧!

    我隐约感觉到她在抽泣,眼泪也打湿我的肩膀,我们就这样的抱着,也许她感觉我累了,也许是乘务员拍了拍我们,她慢慢的放下双腿,还是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怀里不愿分离,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都没人了,我往后仰了仰,双手捧着她的脸颊,用两个拇指擦了擦还未干涩的泪痕,我们四目相对,我们都笑了,她握起拳头敲了我胸口两下,哼了一声,我一只手把她搂在怀里,一只手提着行李向外走去。出租车后排她依偎在我的怀里,像极了冬天里的小猫,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她的身上,软软的让人不由的想要保护。温情了几句我们就来到酒店的门口,到了才知道她定在了酒店的最高层,她说她害怕她睡着后我跑了,我笑着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子。登记完进入电梯,当我准备开口跟她说话时,她踮起脚用嘴唇贴住我的嘴唇,紧闭着双眼。她的嘴唇是那么的柔软,我把她拥入怀里,期间也不知道是否上下住客,也不管是否上下住客。叮咚,电梯来到顶层,我们不舍得分开彼此向房间走去。

    推开门,我抓着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压在墙上,盯着她炯炯有神的明眸,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,既兴奋又怕失去的脸颊,她笑着微微低下头,两腮有些许潮红,我把嘴巴凑过去含着她的下嘴唇,吮吸着,我用舌头轻轻的顶了下她的嫩牙,她配合的张开一条缝,我的舌头已不老实的伸进牙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,在她的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。我把她推过去平躺在床上,我问她准备好了吗,她轻轻的点了点头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用膝盖把她的腿曲起。起身跪在她的两腿之间,在她的YD周围摸了摸她的分泌液,微微的刺激已经让她的身体开始轻轻的颤抖,我握住GT轻轻的向里推进,进进停停生怕弄疼她,当我全部进去的时候,紧闭的双唇终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如憋了很久的痛苦一下子释放出来。我以为把她弄疼了,她摇摇头回应着。她的YD很紧,像是未开发的。我轻轻俯下身贴紧她,看着她的眉头已微微的渗出了些许汗珠,紧闭的双眸,微张着的嘴唇,我轻轻的抽插着,她的双手深深的搂着我的后背,几乎要把指甲扎进去似的。我亲吻着她让她放松下来,她也没有那么紧张了,我翻身让她骑在了我的身上,扎的丸子头的头发也散了下来,散在她的双肩上面,我和她双手十指紧扣,终于她配合的上下摇动着,不是那么的激烈但很享受。可能她不是主动型的,摇了几下就趴在我的胸前,头发垂到我的身上痒痒的。我起身下床,把她拉到床边,让YH尽情的崭露出来,一条腿放在床上,另一条腿高举着,我慢慢的把JB推送进去,比刚才有力的抽插着,她紧闭双眸轻哼着,一会儿突然有股想缴枪的冲动,我停止了抽插,双手揉搓着她的双乳,俯身吮吸着她的乳头,她似乎也知道抱着我的头,这次睁开双眼看着我吃,那么的津津有味,那么的身心投入。待感觉过去后,我把她翻身趴在了床上,YD和PY一览无余展露在我的眼前,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,滚烫的JB犹如烧红的铁棍轻轻的向里推进,路已经探索完成,剩下的就是冲刺,JB抽插YD的水渍声,小肚子与屁股的撞击声音,她的喊叫声,混在一起,当时我就在想没有她,我要江山又如何?汗珠已经浇湿了床单,我们好像刚从汗蒸房出来似的。她躺着我再次爬上去,这次不需要引入,直接就如无人之境,水渍声此起彼伏,她的叫床声并不是想电影里面那么让人产生幻想,那都是假的。这次我没有再忍,我问她:宝宝,可以射进去吗?她用几乎哭泣的声音说“啊,啊,啊,可以,老公,可以……”一股暖流喷射而出,她叫喊着,释放着,身上的汗珠混合着。她趴在床上,我趴在她的背上,休息了片刻后,我抽了几张纸,她先给我擦拭了一下,后又自己捂着擦了擦,我又抽了几张,给她垫在了下面。随意的拉了一个枕头过来,她趴在我的胸前用手拨弄着我的乳头,我笑着亲了下她的眉头,伸手拿了一瓶水,喝了一口,顺势用嘴喂给了她。她笑着说坏老公。

  休息了一下,拿来个毯子抱着她坐在落地的窗前,望着窗外的橘子洲头,百舸争流,突然想起伟人的一副对子,“橘子洲,洲旁舟,舟行洲不行”,“天心阁,阁中鸽,鸽飞阁不飞”。她依偎的躺在我的怀里,仰脸看了我一下,又低下头轻轻的说:我买了一件情趣内衣,噗嗤一声不好意思的侧脸在我的怀里,我从后面双臂交叉双手扣住她的乳房,用嘴巴蹭开遮住耳朵的头发,轻声私语:“什么样的?我怎么没看见呢?”“还没到货呢,我又不好意思去实体店买。”她撒娇的语气说道。我笑着俯下身准备亲吻她时,她挣脱我的“魔爪”,说:你又想来?笑着向床边躲去。

    我拿来遥控器把落地窗帘关起,不想明天成为长沙的头条,题目“一对情侣窗前爱爱,究竟是爱情的投入,还是寻找最原始的爱?”拉开距离再看她的酮体,就那么斜着头呆呆的看着,晶莹剔透、美轮美奂、婀娜多姿都不足以表达我对她的爱不释手,她笑着双手交叉站在床边好像在等着我的开垦。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”大概说的就是她吧。我走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说:走,去浴室。她点点头。我让她站在浴室外面,打开花洒,温度调到不冷不热才拉她进来。一个如此超凡脱俗的仙女裸体和你站在狭小的浴室,你不冲动?我的JB早就翘的老高了。她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大JB,说:“我一会儿给你口好吗?”如果一个女人能够跟你说这样的话,那她真是放下了尊严,放下了耻辱,放下了道德伦理,她是真的爱你。我又能为她做什么呢?“我不逼迫你,我爱的是你的人”。她挤了些沐浴液在手上,在我并不强壮的胸膛上涂抹着,后背、屁股、JB、大腿、小腿,那么精细的清洗着,当她准备把JB含在嘴里时,我拦住了她,不是我不愿意,是我比较照顾她的内心。我说“我先来吧”,能看出她是爱我才给我口的。我扶起她,水花已经打湿了她的头发,落水顺着她的脸颊和头发流下,穿过丝滑的身体流进地面。我涂抹了些沐浴露在她胸上,乳头已经微微发硬,好似成熟的葡萄,又好像未成熟小小的荔枝,我不自觉的捏了几下,她嬉笑着、欲迎还羞的推搡着,我的双手在她全身游走着,当我摸到她的那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时,潮红的脸像极刚成熟的苹果。关闭花洒,水珠一颗一颗均匀的铺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,她的胸上,她纤细的腿上。把她的一条腿轻轻抬起,我蹲在她的胯下,把她的脚放在我的肩上。先在嫩穴的四周亲了亲,这次她没有拒绝,多少个夜晚想要开发她的这条小溪,今天得以如愿以偿。先舔了舔她阴唇的两侧,将一片小阴唇吸在嘴里,让汁液沿着微微发黑的阴唇流到嘴中,吐出来再润滑着阴唇。她不经挑逗,一会儿的功夫就显得瘫软无力。我扶着她靠在墙上,一条腿微曲着,另一条腿扛在肩上,继续舔着、挑逗着她的小穴,小穴也不断的往外流淌着淫水,她的身体也不断的抽搐着,仰脸显现出一种享受的状态,此时的小穴已经变成让人垂延三尺的骚逼。舌头就像小蛇一样深深的钻进她的骚逼里面,舌头被小穴包围着,骚逼被舌头撑持着,唾液和淫水融合到一起,其中的味道一定会让人回味无穷。我放下她的腿,把她转过去,一只手从背后抱着她,揉搓着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滑过腰间抚摸刚才已经泛滥成灾的骚逼,她后背着手,一直在我的屁股上游走,咬着嘴唇忍受着。“把你最淫荡的一面展现给我,这里就你和我”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到。她听我的,这是信任,她把手移到前面抓住我的JB,这时的JB没有那么坚硬,低着头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孩子。她接过JB握了一下,前后开始拨弄,JB也渐渐的膨胀起来。我的手也没停,两个酥胸换着揉搓外,骚逼也被挑逗着,时不时的把手指伸进去探索其中的奥妙,里面暖暖的,湿湿的,我不敢伸的太深。

    她的嘴唇终于不在咬着,终于嗯哼出了声音。转过身看了我一眼,“我想吃”。我同意的点了点头,我一直不愿意让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。她蹲下身,看着这红扑扑,滚烫烫,夺女子贞洁,放男人精髓的粗大肉棒,她先用舌头在龟头上亲了一下,张开稚嫩的小嘴把龟头含了进去,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打转,时不时吐出来咽一咽口中的口水,像是在品尝一颗刚打开包装的棒棒糖。青涩的口技导致牙齿一直碰撞我的龟头。我按着她的头,尝试着把整根JB塞进她的口中,她哕的一声差点吐出来,我赶紧心疼的抱起她,不让她再继续了。我贴上去亲吻着他的嘴唇,胸与胸贴到一起,虽未有大胸脯带来的那种柔软感,但两个枣馒头顶的我也是冲上了云霄。她不在像之前那么矜持,大胆的揉搓着我的JB,舌头也主动伸进我的嘴里,嗯哼声在耳边快让人的骨头都酥碎了。我亲吻着她,从脖颈向下游走来到天天想念的酥胸前面,将两个坚挺的乳头含在嘴里吮吸着,她的声音也比之前叫的更大了,她说“老公,操我,操我,小妹妹都等不及了……”我把她转过身,让她双手扶在浴室和卧室隔挡的玻璃上,抬起一条腿,握着发红的JB朝准还在流水的骚逼插了进去,她啊的一声夹杂着哭声喊了出来,我问她疼吗,她摇摇头,摇动着屁股配合着。我不再怜香惜玉般抽插,而是每一次冲刺都一插到底,噗呲声、撞击屁股的声音和她的喊叫声在浴室里回荡着,这才是我要的那个她,只能是对我而已。身上的水珠也渐渐的变成了汗珠,嗯哼声也渐渐的边成了啊啊声,她的手和胸贴在浴室和卧室隔挡的玻璃上,如果站在床上可清晰的看到她印在磨砂玻璃上的手和胸。我从骚逼中抽出来正在冲刺的鸡巴,因为此时也有了想射的感觉,我抱起她走到外面的地毯上,地面不在那么湿滑。因为想到一个耗费男人体能,但是会让女人在你胯下称臣的姿势,“站立抱着操逼”,她的双手抱着我的脖子,我两个胳膊抱起她的双腿,探索着把JB滑进骚逼里,找好姿势后就可以开始抽插了,她淫荡的样子就在我的眼前,骚逼在下面被我抽插着,迷离的双眼微睁着。她凑过嘴唇贴在我嘴巴上伸出舌头,她喜欢舌吻。一边舌吻一边自己上下晃动着,鼻息的嗯哼声不断地从我俩中间传出,那时我才知道她真正的放开了。我把她放在地上,不舍的拉着他来到床边,我顺势躺在床上,JB就那样直挺挺的竖立着,沾满了她的淫水。她没停止,她也不想停止,她说她要榨干我,我只属于她一个人的(难道我要成为她的男宠吗?)。她先口了一下JB,然后再骑上来,迫不及待的把JB塞进还未干涸的骚逼里面,自己上下晃动着,嘴里哭喊着:“老公,老公,操我,操我,插我的骚逼”。终于来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刻,我翻身让她躺下,用最原始最传统传教士的姿势抽插,这样插得最深,也最容易让她高潮。阴囊也敲击着她的屁股,后来回想那晚蛋蛋疼的原因原来在这里。伴随着抽插她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哭喊着,那不是疼,那是本能的反应,那是我们之间爱情的一部分。一股滚烫的精液终于冲破种种阻碍喷射而出,我把精华射进她的骚逼里,她奄奄一息的趴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这次换作我来给她擦拭,看到那股精液从骚逼里流出,有一种征服了全世界的感觉。

    我躺在她的旁边,她挪动着身体躺在我的怀里,我抱着她进入了梦乡。“春宵苦短日高升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”我想皇帝的快乐也未必超过此时的我。有人说:人生在低谷的时候,一个小小的愿望就可以让他满足,人生在顺境的时候,愿望也会随着水涨船高,也有了大的愿望。那她是我的小愿望还是大愿望呢。她是个极品,也只属于我自己的极品,不和任何人分享。后面我们像夫妻一样生活着,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后续,更加精彩……花序:我的可爱的女孩年龄不大就经历过人生的种种坎坷,导致现在谁也不信任,我也在尝试着走进她的心里,既然选择了爱她,我会一辈子对她好,包容她的一切,哪怕她不是我的另一半。如果哪天你们遇到她了,有幸成为她的朋友或者另一半,请不要伤害她,不要逼迫她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情,因为她不愿意;她不回复你的信息时,请耐心等待,不要催她;她喜欢喝咖啡,请每周带她去一次咖啡店,星巴克也好,荷塘月色也好,luckincoffee也罢,都可以的。

    未完待续……(后续看我如何调教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仙女宫  

GMT+8, 2024-4-18 14:53 , Processed in 0.029609 second(s), 6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