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仙女宫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337|回复: 0

[現代奇幻] 一直可以内射的同城炮友

[复制链接]

1132 小时

在线时间

54万

帖子

29

返现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24-4-3 16:3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那时在帝都上班,有几年在一个工作压力非常大的岗位,人变得有点抑郁,现在想想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,但这个老乡妹子确实抚平了不少痛苦。



  那时是个白领,整天西装革履的坐办公室,由于住的很远,不光在办公室被领导虐,每天还得花接近三个多小时在路上被通勤虐,根本没时间认识女孩。只能在当时全国最火的相亲网站发发信。不光发帝都的,也顺带搜搜老家的。



  就这么认识了姑娘,是老家的,人也在老家做生意。



  看照片浓眉大眼的很不错,留个沙宣头,现在小伙伴估计都不懂什么意思,就是中等长度的发型。看着身材也还行,属于有肉不胖那种。个头自己说168,后来见到也确实这样。



  聊了很久,还挺开心的。其实就是两个寂寞的灵魂在对的时间遇到了。



  她自己有个小档口做生意,说有时候来帝都上货。



  聊了一阵后说过几天会来,我说好啊来了请你吃饭,她说她北京有两个好朋友,都是我们老乡,肯定得见她们。



  我说好啊一起吃嘛。



  但是也没定准,估计还是在考察阶段,后来也证明了我的猜想,她一直在考察我,反复印证我聊天说的都是不是实话。



  那天到了,我之前跟她说我在哪个写字楼办公,她就突然出现了,说在楼下了问我能不能出来。



  我说可以出去一会,然后等晚些下班了我们去吃饭。



  我穿着西装下去见她,估计也是验证下我的工作地点啊,本人长相啊什么的,看了觉得满意了吧,就说好吧,那她先去王府井办事,一会下班了我们再约。



  下班了我坐地铁去见她,见面了就很热乎,不像是才第一天见面的陌生人那种尴尬,一方面是聊了很久,另一方面可能也是看好我了。



  走了一小会我说能不能挎着我走,因为之前聊天有这个梗,说已经太久没被人挎着走都忘了感觉了。



  她很大方,一把抓住我胳膊夹紧了靠在一起走。



  我当时没有一年半没做爱也差不多了,一点不夸张,挎上我胳膊我踏马当时就硬了,那是大街上地铁口,别提多尴尬了。幸好有个电脑包,赶紧拿来挡挡。



  现在想想那种年轻时候的尴尬也是一种财富啊,现在怎么可能一被挎胳膊就硬呢。



  晚上一起吃饭,她来了俩姐妹,一个号称喝酒无敌,另一个则一口不喝。



  我请她们撸串,我们仨也没客气,闲聊着就都没少喝,很快的每个人五六瓶啤酒进肚了。



  那串店在楼区里的一个平房,厕所在房子外面,去撒尿还得走出去,有时候就碰上她尿完回来我刚去,走个对面。



  她看着就喝嗨了已经,看那俩姐妹没在身边,直接贴过来给我一个深吻,偷偷摸摸的好刺激啊。



  吃完那个不喝酒的有事先走了,我们三又去酒吧街找了个露天的接着喝。



  两瓶再下肚正好旁边坐一对老外情侣,她就又测试我一把,叫我问问人家哪里来的,其实后来想这事多不礼貌,但当时喝醉了,还带着要打炮的任务所以忍辱负重了。



  问完她俩算彻底放心了,因为如果我撒谎,英文总编不出来吧。



  又坐了一会她朋友借机先走了,还说叫我照顾好她,她还假装撒娇了下不叫她朋友走。可五分钟之后我俩就在去酒店的出租上了。



  进了房间,其实都已经七八分醉了,因为之前她们肯定是刻意灌了我点,好叫我喝醉了说实话啊,我也看得出来,无所谓,我也没撒谎,不怕你们问。



  俩人洗澡啊什么的全略过,关上门啃到一处,直接就把她压在床上了,我三两下把她裤子连内裤一把扒掉了,也完全没什么热身前戏了,裤子一脱就把梆硬的鸡巴塞进去。



  然后一边操一遍再胡乱的脱余下的衣服。



  喝醉了,鸡巴也没那么敏感,哪有什么九浅一深,直接下下见底,铆足了劲的操。



  她这叫床声应该是我这辈子听见最大的了,那真是一点不收敛,有多舒服就多大声。



  咱俩都处于喝到位但没醉的状态,所以那操逼的感觉太到位了,她再这么一浪叫,干一下一个很响的啊,简直太刺激了。那下面都泛滥成河了,快射的时候我问射你逼里行不,她说行行,老公射里面吧,我也一滴没浪费全喂给她了。



  那晚上加第二天上午一共做了五次,俩人是真饥渴了,基本操完也不用太休息就又接着弄。



  上午领导还打电话问怎么还没到,我还得装病说不舒服下午去,心里想去你妈的吧。天天虐老子,老子一年多约一次炮你还来催,傻逼吧。



  其实那天还拿着相机对着我俩交合的地方拍了几张,我说不照脸,她说照脸也没事,哈哈哈那我也没好意思,现在想想那会真年轻啊。



  她也挺彪悍的,操完我俩出来往地铁走,我回去上班她做她的事情,路上说找个药店买避孕药。



  我说好,结果在药店买的毓婷,当着卖药的工作人员打开药盒就着矿泉水就吃了,她没啥事,给我臊得够呛,哈哈哈。



  一个月后她又过来,我就在她办事的附近就近开了个房,那酒店就只剩一间房,房间在他妈从前台到其他房间的唯一的过道上,一整面落地玻璃对着过道,窗帘挡上就是我们私人空间,打开就是动物园一样外面就能完全看见里面。



  那玻璃窗能隔音么,我俩在里面操逼,她那经典的大嗓门叫床,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跟听现场演唱会一样,只不过就是看不见表演人。感觉相当刺激了,感觉窗帘要拉开外面每一个路过的都能看见咱俩在里面运动。



  又是无套,但是这次我体外了,免得再叫她吃药。



  她就很怪,也不知道哪里学的性知识,说不能口交,口交容易传染病,我靠不带套打炮你不怕,有没有逻辑。所以一直不给我口,但是各种姿势无套做都可以。



  我问她你叫怎么这么大声,她说不行,爽了不让她叫她受不了,憋得难受。



  哈哈哈也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。



  后来我回老家办事,跟她吃饭,又约了一次,发现她住的居然离我家走路不到十分钟,非常近。



  那晚也是,喝得八分醉,我知道那晚我家没人,就给领家里去了,那会天冷,算裤子,保暖裤,内裤,她一共穿了三层,进屋叫我给推倒了,裤子扣子解开,三层一把给拉到脚踝,赤裸裸的下体就漏出来了,上衣都没脱,我把裤子一褪又是直接怼到底。



  她还说呢,你太缺德了,也不热热身直接就上。



  我笑笑也不说话,好久不见,哪有时间等待,赶紧体验下小骚逼。



  其实那会我俩关系已经基本走到尽头了,因为确实不是一路人,我是个城市白领,她是初中毕业做买卖的,除了都饥渴,需要性以外,共同爱好和话题太少。



  那会聊天也基本都是打炮后聊一些心得,别的话题几乎没有。



  我记得第一次那五次后,我问她,还可以么?满意么?还是觉得一般?



  她说,你都把我弄得欲仙欲死了,还想怎么样。



  这话我一直记到现在,很是受用哈哈。



  那晚在我家很不精细的最后做了一次后,因为很晚了她着急回家就没第二炮,收拾停当,我俩散着步送她回家,之后就再也没见过。



  因为彼此也都知道虽然性爱很和谐,但是毕竟没有未来,把时间拖得太长了,也没结果。经历了这段美好就够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仙女宫  

GMT+8, 2024-4-18 16:46 , Processed in 0.029205 second(s), 6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